京 镗
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03-02
  • |
  • 作者:青云谱区图书馆

京镗(1138 —1200年9月23日)字仲远,南宋丞相、词人,晚号松坡居士,豫章(今江西南昌)人。高宗绍兴二十七年进士。历知江州瑞昌县。孝宗召对称旨,擢监察御史,累迁右司郎官淳熙十五年,授四川安抚制置使,知成都府。光宗绍熙二年(1191),召为刑部尚书。五年,签书枢密院事、参知政事。庆元二年(1196)拜右丞相,六年进左丞相,封翼国公。卒年六十三。卒后赠太保,谥文忠,后改谥庄定。有诗集七卷、词集《松坡居士乐府》二卷,《文献通考》传于世。事见《诚斋集》卷一二三《京公墓志铭》。《宋史》卷三九四有传。

京镗出生于绍兴八年(1138),字仲远。绍兴二十七年(1157)考中进士,曾在“才子之乡”临川任主簿,风光旖旎的庐山山南星子县任知县。隆兴知府龚茂良非常器重他的才能,后来龚茂良官至参知政事,并代行宰相之职。京镗由龚茂良举荐入朝,开始在仕途上表现出独特的才干。

孝宗即位之初,百废待兴,召集群臣垂询政事得失。许多臣僚曲意迎合,说是“大功可旦暮致”,就是说治理国家的事情很快就可以大功告成。京镗却力排众议,认为天下大事不可急于求成,应当有步骤地加以解决。他慷慨陈述民贫兵骄、士气颓靡的社会现状,直言不讳,切中要害。这使孝宗大为赏识,先后擢升他为监察御史、右司郎官等。

自从绍兴十一年(1141)“绍兴和议”之后,南宋向金国称臣纳贡,一直处于受屈辱的地位。淳熙十四年(1187),太上皇高宗驾崩。适逢金国派生辰使来庆贺孝宗圣诞,因在居丧期间,孝宗不宜接见,即派出京镗为宾佐,负责接待使臣。事后金国贺使想再逗留几天,但是京镗考虑国丧之日,不宜以贺喜的名义久留,很果断地拒绝了。孝宗认为他十分称职,于是将他迁为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。

第二年,金国派使臣前来吊唁。孝宗又派京镗为报谢使,出使金国。金国照例大设宴席,鼓乐招待。因居国丧,京镗请求免除宴席,金人不依。京镗说:“如果实在不能免宴,则请撤去宴乐。”坚持不撤乐就不入席,在金人的强迫之下,京镗毫无惧色,严正地说:“头可取,而乐不可闻!”说罢带领随从拂袖而去。守卫的兵士拔刀阻拦,京镗厉声呵叱。金人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实在难以勉强,便急忙禀告金主。金主得知后大为感叹,说:“真是南朝的忠贞耿直之臣啊!”于是,特别下令撤去宴乐,然后请京镗入席。消息传到南宋朝廷,孝宗龙颜大悦,对大臣们说:“士大夫平常谁不自认为有气节,但是有谁能像京镗这样临危不变,正气凛然,不辱使命呢?”孝宗认为这是南宋积弱已久之后,一次“为国增气”的外交胜利,于是将京镗提升为权工部侍郎。

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中载其使金诗一首:

鼎湖龙驭去无踪,三遣行人意则同。

凶礼强更为吉礼,裔风终未变华风。

设令耳预笙镛末,只愿身糜鼎镬中。

已办滞留期得请,不辞筑馆汴江东。

这大约写的就是那次要求金主免宴撤乐的事件。作为南宋的使臣,京镗抱定了不辱使命的决心,“只愿身糜鼎镬中”一句,深刻地表达了大义凛然、舍生忘死的民族气节。这是一首写实诗,不事雕琢,铿锵有力。

淳熙十五年(1188),京镗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成都府。到任之后,京镗采取了减免征敛、让利于民、惩治凶犯、加强治安等一系列措施,很快就形成了蜀地大治的稳定局面。在四川任上,京镗留下了许多写景抒情以及与友人唱和酬答之作。这些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的内容。②

首先是反映巴蜀景物、乡土民风的作品。四川素有“天府之国”的美称,到了宋代,经济贸易日益繁盛,城市文化也得到迅速发展。据记载几乎每个月都有季节性的专业市场,它们是:一月灯市、二月花市、三月蚕市、四月锦市、五月扇市、六月香市、七月七宝市、八月桂市、九月药市、十月酒市、十一月梅市、十二月桃符市。市民们择日赶赴各种市场,采购、赏玩、游乐、宴集……展现出五光十色的民俗风情。在京镗的词作中,有不少描写市井风情的篇什。如《绛都春》写元夕灯市:“正锦里元夕,轻寒时候。十里轮蹄,万户帘帷香风透。火城灯市争辉照。”《汉宫春》也写灯市:“暖律初回。又烧灯市井,卖酒楼台。谁将星移万点,月满千街。”《木兰花慢》写重九药市,万家欢乐的情景:“蜀人从来好事,遇良辰、不肯负时光。药市家家帘幕,酒楼处处丝簧。”《洞仙歌》也写药市,表达了与民同乐的欢愉之情:“三年锦里,见重阳药市。车马喧阗管弦沸。,)“痴儿官事了,乐与民同,况值高秋好天气。”其中《雨中花》云:

玉局祠前,铜壶阁畔,锦城药市争奇。正紫萸缀席,黄菊浮卮。

巷陌联镳并辔,楼台吹竹弹丝。登高望远,一年好景,九日佳期。

自怜行客,犹对佳宾,留连岂是贪痴。谁会得、心驰北阙,兴哥东篱。

惜别未催鹚首,追欢且醉蛾眉。明 年此会.他乡今日,总是相思。

写九九佳期,重阳药市,他乡行客,登高抒怀。词中既有“心驰北阙”的爱国之心,又有“兴寄东篱’’的诗情画意。

其次是感慨言志、抒发情怀的作品。京镗在蜀地任职四年,从词作中可以看到思念江南故土的情怀。如《念奴娇》中写道:“最是游子悲乡,小人怀土,梦绕江南岸。楚尾吴头家住处,满目山川遐观。”《水龙吟》中写道:“楚尾吴头,我家何在,西山南浦。想珠帘画栋,倚阑凝望,依然卷云飞雨。”词中写楚尾吴头、西山群峰、南浦飞云……寥寥数笔,写活了记忆中的故乡和绵延无尽的乡情。从词作中还可以看到,京镗虽然身在西蜀,却是胸怀大志,壮心不已。如《定风波》:

休卧元龙百尺楼。眼高照破古今愁。若不擎天为八柱,且学鸱夷,归泛五湖舟。

万里西南天一角,骑气乘风,也作等闲游。莫道玉关人老矣,壮志凌云,依旧不惊秋。

由“万里西南天一角”推论,这首词大约也在成都所作。这时的京镗满怀激昂的报国之志,他说如果不能成为擎天之柱,就像范蠡一样辞官归隐,泛舟太湖。已届不惑之年的他,还是满腔热血,忧国忧民,壮志凌云。这首词笔若惊雷,词意豪健,是京镗词集中很有代表性的佳作。

从这些词作中可以看出,作为一方重臣,京镗时常是“乐与民同”,他在当地的民情风俗之间融汇了满腔的热忱,在巴山蜀水之中寄寓了远大的志向。他的词作非常写实,描摹市景,直抒胸臆,酬唱应答,风格平朴,没有过多的修饰之词。

四年之后,京镗被召回京城任刑部尚书。绍熙五年(1194),进为参知政事。宁宗继位后,对京镗十分器重。庆元二年(1196),京镗升任右丞相。从成都调回京城,再到丞相高位,前后只用了四年时间。在仕途上一路顺风,一方面是京镗自身出色的才干,另一方面则是仰仗了定策功臣韩侂胄的大力扶持。

这一时期,辅佐宁宗继位的两大功臣,韩侂胄与赵汝愚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。韩侂胄是外戚,是北宋名相韩琦的六世孙、宁宗韩皇后的叔祖。赵汝愚出身皇族,是宋太宗长子赵德崇的七世孙,因扶立宁宗有功,曾任右丞相。赵汝愚在相位上广揽名士,曾召朱熹入经筵,为皇帝讲书。宁宗即位后,韩侂胄密谋上疏,以“同姓居相位,不利于社稷”的名义,将赵汝愚罢相。庆元二年(1196)正月,赵汝愚在赴贬所永州(今湖南零陵)途中,因病而死。

当时韩侂胄权势威震天下,京镗登上丞相高位之后,对国家大政便不置可否,只是奉行韩侂胄的意图。庆元三年,由韩侂胄主谋,大兴“庆元党禁”,将道学斥责为“伪学”,将赵汝愚、朱熹、周必大、陈傅良、叶适、彭龟年等59人列为“伪学逆党”,这些人都受到程度不等的处罚。京镗身居相位,成为当时党争的核心人物之一。庆元六年(1200)二月,京镗改任少傅左丞相,封翼国公。八月十四日(1200年9月23日)病逝,赠太保,谥文忠,后改谥庄定。

总之,京镗不仅是一位朝廷重臣,也是一位文思畅达的儒雅文士。著有《松坡集》7卷,今已散佚。京镗的传世作品以词为主,有《松坡居士乐府》一卷,辑人《全宋词》,收词43首。这些作品大多写于四川任上,由四川返回京都成为台阁重臣之后,没有一首词作传世。看不见生动的自我表述,京镗这一时期的行状只能是留存在史书简单规范的记载之中。

醉落魄 一斛珠(观碧鸡坊王园海棠闪范石湖韵)

芳尘休扑。名花唤我相追逐。浅妆不比梅敧竹。深注朱颜,娇面称红烛。

阿娇合贮黄金屋。是谁却遣来空谷。酡颜遍倚阑干曲。一段风流,不枉到西蜀。

好事近(次卢漕国华七夕韵)

急雨逐骄阳,洗出长空新月。更对银河风露,觉今宵都别。

不须乞巧拜中庭,枉共天孙说。且信平生拙极,耐岁寒霜雪。

好事近(同茶漕二使者登大慈寺楼,次前韵)

杰阁耸层霄,几度晓风残月。同是鹓行旧侣,慰十年离别。

一杯相属莫留残,试倚阑干说。趁取簪花绿鬓,未骎骎如雪。

定风波(次杨茶使七夕韵)

何必穿针上彩楼。剖瓜插竹诉穷愁。闻道天孙相会处,银汉无津,不待泛兰舟。

动是隔年寻素约,何似,每逢清梦且嬉游。但得举杯开笑口,对月临风,总胜鹊桥秋。

定风波(次韵)

休卧元龙百尺楼。眼高照破古今愁。若不擎天为八柱,且学鸱夷,归泛五湖舟。

万里西南天一角,骑气乘风,也作等闲游。莫道玉关人老矣,壮志凌云,依旧不惊秋。

水调歌头(次卢漕韵呈茶漕二使)

杨卢万人杰,见我眼俱青。锦官城里胜概,在在款经行。笔底烟云飞走,胸次乾坤吐纳,议论总纵横。觉我形秽处,相并玉壶清。

二使者,弦样直,水般平。岷峨洗净凄怆,威与惠相并。闻道东来有诏,却恐西留无计,顿使雪山轻。滚滚蜀江水,不尽是声名。

满江红(中秋前同二使者赏月)

乘兴西来,问谁是、平生相识。算惟有、瑶台明月,照人如昔。万里清凉银世界,放教千丈冰轮出。便招邀、我辈上层楼,横孤笛。

阴晴事,人难必。欢乐处,天常惜。幸星稀河淡,云收风息。更著两贤陪胜赏,此身如与尘寰隔。笑谪仙、对影足成三,空孤寂。

满江红(中秋邀茶漕二使者,不见月)

喜见中秋,急载酒、登楼邀月。谁料得、狂风作祟,浮云为孽。孤负阑干凝望眼,不教宝鉴悬银阙。但筵前、依旧舞腰斜,歌喉咽。

阴与霁,圆并缺。难指准,休分别。况赏心乐事,从来磨折。常把一尊陪笑语,也胜虚度佳时节。怪坡仙、底事太愁生,惊华发。

满江红(次卢漕高秋长短句,并呈都大)

才近重阳,喜风露、酝成爽气。应料有、悲秋情绪,淡妆慵试。黄菊篱边开遍否,紫鸿塞外归来未。但倚阑、高处望长空,无穷意。

名利鼎,从渠沸。穷达路,非人致。又何须咄咄,向空书字。西风正好狂吹帽,庾尘那解关吾事。纵嬉游、也不学山翁,如泥醉。

木兰花慢(重九)

算秋来景物,皆胜赏、况重阳。正露冷欲霜,烟轻不雨,玉宇开张。蜀人从来好事,遇良辰、不肯负时光。药市家家帘幕,酒楼处处丝簧。

婆娑老子兴难忘。聊复与平章。也随分登高,茱萸缀席,菊蕊浮觞。明 年未知谁健,笑杜陵、底事独凄凉。不道频开笑口,年年落帽何妨。

绛都春(元宵)

升平似旧。正锦里元夕,轻寒时候。十里轮蹄,万户帘帷香风透。火城灯市争辉照。谁撒□、满空星斗。玉箫声里,金莲影下,月明如昼。

知否。良辰美景,□丰岁乐国,从来希有。坐上两贤,白玉为山联翩秀。笙歌一片围红袖。切莫遣、铜壶催漏。杯行且与邦人,共开笑口。

满江红(浣花因赋)

锦里先生,草堂筑、浣花溪上。料饱看、阶前雀食,篱边渔网。跨鹄骑鲸归去后,桥西潭北留佳赏。况依然、一曲抱村流,江痕涨。

鱼龙戏,相浩荡。禽鸟乐,增舒畅。更绮罗十里,棹歌来往。上坐英贤今李郭,邦人应作仙舟想。但□呼、落日未西时,船休放。

念奴娇(七夕,是年七月九日方立秋)

扪参历井,恰匆匆三见,西州七夕。怪得骄阳回避晚,犹去新秋两日。天上良宵,人间佳节,初不分今昔。夜来急雨,洗成风露清绝。

因为万里飘零,君平何在,谁识乘槎客。插竹剖瓜休妄想,巧处那容人乞。院宇初凉,楼台不夜,漫说经年隔。引杯长啸,醉看天地空阔。

水调歌头(中秋)

明月四时好,何事喜中秋。瑶台宝鉴,宜挂玉宇最高头。放出白毫千丈,散作太虚一色,万象入吾眸。星斗避光彩,风露助清幽。

等闲来,天一角,岁三周。东奔西走,在处依旧若从游。照我尊前只影,催我镜中华发,蟾兔漫悠悠。连璧有佳客,乘兴且登楼。

洞仙歌(重九药市)

三年锦里,见重阳药市。车马喧阗管弦沸。笑篱边孤寂,台上疏狂,争得似,此日西南都会。

痴儿官事了,乐与民同,况值高秋好天气。□不羞华发,不照衰颜,聊满插、黄花一醉。道物外、高人有时来,问混杂龙蛇,个中谁是。//唐司空图《重阳山居》诗:“满日秋光还似镜,殷勤为我照衰颜。”

水龙吟(寿王漕,是日冬至)

夜来井络参躔,使星一点明如昼。谁将天上麒麟,钟作人间英秀。从橐仪刑,御屏名姓,暂烦衣绣。问西川父老,新来喜跃,缘何事、曾知否。

今代澄清妙手。为公家、忧心如疚。几年繁赋,一朝输代,恩民特厚。初度佳辰,恰逢长至,从来希有。但只将一部,欢声百万,与公为寿。

汉宫春(寿李都大)

看透尘寰。更禅心似水,道力如山。前身青冥跨鹄,紫府乘鸾。世缘一念,便等闲、游戏人间。须信道,云霄步武,不应权牧西南。

此日重临初度,正绣衣辉映,彩服斓斑。人生显途易到,荣养难攀。一时庆事,问谁家、得似门阑。知未艾,百千寿算,慈闱长奉亲欢。

汉宫春(元宵十四夜作,是日立春)

暖律初回。又烧灯市井,卖酒楼台。谁将星移万点,月满千街。轻车细马,隘通衢、蹴起香埃。今岁好,土牛作伴,挽留春色同来。

不是天公省事,要一时壮观,特地安排。何妨彩楼鼓吹,绮席尊罍。良宵胜景,语邦人、莫惜徘徊。休笑我,痴顽不去,年年烂醉金钗。

洞仙歌(次王漕邀赏海棠韵)

东皇著意,妙出妆春手。点缀名花胜於绣。向鱼凫国里,琴鹤堂前,仍共赏,蜀锦堆红炫昼。

妖娆真绝艳,尽是天然,莫恨无香欠檀口。幸今 年风雨,不苦摧残,还肯为、游人再三留否。算魏紫姚黄号花王,若定价收名,未应居右。

念奴娇(上已日游北湖)

锦城城北,有平湖、仿佛西湖西畔。载酒郊垧修禊事,雅称兰舟同泛。麦垅黄轻,桤林绿重,莫厌春光晚。棹歌声发,飞来鸥鹭惊散。

好是水涨弥漫,山围周匝,不尽青青岸。除却钱塘门外见,只说此间奇观。句引游人,追陪佳客,三载成留恋。古今陈迹,从教分付弦管。

满江红(次宇文总领上已日游湖韵)

雨后晴初,觉春在、桤村柳陌。修禊事、郊垧寻胜,特邀君出。缭绕群山疑虎踞,弥漫一水容鲸吸。怪西湖、底事却移来,龟城北。

酬令节,逢佳日。风递暖,烟凝碧。趁兰舟游玩,尽杯中物。十里轮蹄尘不断,几多粉黛花无色。笑杜陵、昔赋丽人行,空遗迹。

念奴娇

出愈奇。辄复赋一首以谢万分,并述所怀。

郎闱夙望,问何因袖手,双流溪畔。忆昔班行曾接武,今喜一尊同泛。骥枥难淹,鹏程方远,大器成须晚。等闲访我,又惊云雨分散。

最是游子悲乡,小人怀土,梦绕江南岸。楚尾吴头家住处,满目山川遐观。归兴虽浓,俞音尚閟,此地非贪恋。东西惟命,去留迟速休管。

水调歌头

为郡邑之光。辄勉继严韵,以谢万分。

百堞龟城北,江势远连空。杠梁济涉,浑似溪涧饮长虹。覆以翚飞华宇,载以鱼浮叠石,守护有神龙。好看发源水,滚滚尽流东。

司马氏,凌云气,盖群公。当年题柱,从此奏赋动天容。果驾轺车使蜀,能致诸蛮臣汉,邛笮道仍通。寄语登桥者,努力继前功。

念奴娇

成长短句,呈都运都大判院,伏冀一噱。

绣天锦地,浣花溪风物,忧为奇绝。无限兰舟相荡漾,绘彩重重装结。冀国遗踪,杜陵陈迹,疑信俱休说。笙歌丛里,旌旗光映林樾。

自笑与蜀缘多,沧浪亭下,饱看烟波阔。屡疏求归才请得,知我家山心切。已是行人,犹陪佳客,莫放回船发。来年今日,相思惟共明月。

沁园春 洞庭春色(次宇文总领韵)

命驾访嵇,泛舟思戴,此兴甚浓。料情侔杨恽,乌乌拊缶,意轻殷浩,咄咄书空。莫讶群芳淹速异,到时序推排元自同。休怅望,任春来桃李,秋后芙容。

因嗟锦城四载,漫赢得、齿豁头童。叹里门密迩,易成间阔,诗筒频寄,难续新工。我已怀归今得请,念此地迟回谁似公。经济手,看鸾台凤阁,晚节收功。

满江红(壬子年成都七夕)

雨洗新秋,遣凉意、驱除残暑。还又是、天孙河鼓,一番相遇。银汉桥成乌鹊喜,金奁丝巧蜘蛛吐。见几多、结彩拜楼前,穿针女。

舟楫具,将归去。尊俎胜,休匆遽。被西川七夕,四回留住。此地关心能几辈,他年会面知何处。更倚阑、豪饮莫辞频,歌金缕。

贺新郎(中秋)

试与姮娥语。问因何、年年此夜,月明如许。万顷镕成银世界,是处玉壶风露。又岂比、寻常三五。变化乾坤同一色,觉星躔、斗柄皆回互。须要我,共分付。

平生脚踏红尘处。漫纷纷、鸡镕厚薄,燕鸿来去。只有婵娟多情在,依旧当时雅素。空自叹、归心难住。留取清光岷江畔,照扁舟、送我章江路。频引满,莫匆遽。

雨中花(重阳)

玉局祠前,铜壶阁畔,锦城药市争奇。正紫萸缀席,黄菊浮卮。巷陌联镳并辔,楼台吹竹弹丝。登高望远,一年好景,九日佳期。

自怜行客,犹对佳宾,留连岂是贪痴。谁会得、心驰北阙,兴寄东篱。惜别未催鹢首,追欢且醉蛾眉。明 年此会,他乡今日,总是相思。

雨中花(次阎侍郎韵)

跨鹤仙姿,掣鲸老手,从来眼赤腰黄。更词源峡水,才刃干将。处处欢谣载路,时时秀句盈囊。牛头山畔,烦公敛惠,许我分光。

逢迎锦里,话旧从容,谁知各整行装。况正好、登高怀古,择胜寻芳。少缓红莲开幕,何妨黄菊浮觞。等闲分首,征尘去后,目断斜阳。

瑞鹤仙(次宇文总领韵)

鸳行旧俦侣。问底事、迟回西州西处。闲居久如许。想邻翁对饮,诗人联句。夤缘曾遇。过高轩、相逢喜舞。正菊天、景物澄鲜,切莫趣归言去。

看取。星扉月户。雾阁云窗,非公孰住。从容笑语。人生易别难聚。恨分违有日,留连无计,满目离愁忍觑。若他时、鱼雁南来,把书寄与。

水调歌头(次王运使韵)

身去日华远,举首望长安。四年留蜀,那复有梦到金銮。遥想将芜三径,自笑已穷五技,无语倚阑干。欲作天涯别,犹对俎尊闲。

秋意晚,风色厉,叶声干。阳关三叠缓唱,一醉且酡颜。聚散燕鸿南北,得失触蛮左右,莫较去仍还。后日相思处,烟水与云山。

水龙吟(次利漕范右司韵)

四年留蜀无补,好是求归得去。风帆百尺,烟波万里,宁辞掀舞。楚尾吴头,我家何在,西山南浦。想珠帘画栋,倚阑凝望,依然卷云飞雨。

最好九霞光处。见当时、结知明主。冰霜节操,斗星词采,羽仪朝路。邂逅开怀,等闲分手,满斟绿醑。道日边好语,相将飞下,有人知否。

满江红(次潼川漕刘殿院韵)

外省抡才,诏书下、芝泥犹湿。应料得、出奇锦绣,争辉金碧。三级浪高鱼已化,九霄路远鹏方息。有宗工、此地独持衡,将专席。

岁月晚,霜风急。嗟老子,为行客。念昔陪班缀,今亲辞色。握手方成同社款,消魂又作歧亭别。也不须、因赋大刀头,归心折。

念奴娇(次洋州王郎中韵)

文章太守,问何事、犹带天庭黄色。上界一时官府足,聊下神仙宫阙。剖竹新游,握兰旧梦,此意谁人识。千军笔阵,争先曾夺矛槊。

好是万里相逢,一尊同醉,倾吐平边策。聚散人生浑惯见,莫为分襟呜咽。借箸机筹,著鞭功业,只合从君说。明朝回首,天涯何处风月。

水调歌头(次果州冯宗丞韵)

衮衮长江水,策策晓霜风。求归得请,特地送我布帆东。出处何关轻重,去住不拘淹速,社燕与秋鸿。父老休相恋,四载愧无功。

谁知有,楼百尺,卧元龙。来从天上,一麾游戏斗牛中。闻道君王前席,见说从臣虚位,变化待鲲鸿。一笑同锦里,万事付金钟。

水龙吟(次邛州赵守韵)

推移随牒红尘里,试问几时肩息。家乡何在,烟迷波渺,云横山屹。分阃无功,临民有愧,裤今襦昔。想征帆万里,阳关三叠,肠空断、人谁忆。

多谢殷勤绮席。苦留连、不容浮鷁。九霞光外,五云深畔,君宜鹄立。自笑衰迟,未能轩轾,漫劳嘘吸。愿锋车趣召,吴天楚地,相逢他日。

念奴娇酹江月(次眉州李大著韵)

蟆颐江畔,问收拾多少,山光水色。此是朝宗东去路,准拟鸣鼍浮鹢。儒馆英游,侯藩贤望,便合还丹极。九重渴想,甘泉闻道虚席。

因念北阙同朝,西州联事,久矣心相得。邂逅天涯拚一笑,洗我尘胸俗臆。报国无功,归田有兴,寤寐松坡侧。他时音问,且凭来信鳞翼。

水调歌头(次永康白使君韵)

与蜀有缘法,见我眼俱青。征车到处,弦管无限作离声。自笑四年留滞,漫说三边安静,分阃愧长城。一念天地阔,万事羽毛轻。

欲归去,诗入社,酒寻盟。骎骎双鬓,老矣只觉壮心惊。虽是东西惟命,已断行藏在己,何必问君平。举似铜梁守,怀抱好同倾。

水调歌头(奉陪永康白使君游青城再次韵)

雪岭倚空白,霜柏傲寒青。千岩万壑奇秀,禽鸟寂无声。好是群贤四集,同访宝仙九室,中有玉京城。眼底尘嚣远,胸次利名轻。

云山旁,烟水畔,肯渝盟。传呼休要喝道,方外恐猜惊。雅羡林泉胜概,倘遂田园归计,志愿足平生。此意只自解,聊复为君倾。

水调歌头(留别茶漕二使者)

数月已办去,今日始成行。天公怜我,特地趁晓作霜晴。万里奔驰为米,四载淹留为豆,自笑太劳生。父老漫遮道,抚字愧阳城。

君有命,难俟驾,合兼程。故山心切,猿鹤应是怨仍惊。多谢使华追路,不忍客亭分袂,已醉酒犹倾。莫久西南住,汉代急公卿。

满江红(次杨提刑韵)

道骨仙风,合笞凤、鞭鸾归去。底事为、三峨九顶,等闲留住。揽辔聊施经济手,凝旒屡出褒嘉语。算只今、人物更谁归,心如许。

嗟我拙,才不武。惭我陋,文非古。纵策迟鞭钝,也难追步。虽喜故人逢异县,却嫌游子贪行路。但著公、西掖北门中,相期处。

水调歌头

四载分蜀阃,万里下吴樯。老怀易感,厌听催别笛横羌。自愧谋非经远,更笑才非任剧,安得召公棠。有志但碌碌,无绩可章章。

汉嘉守,明似月,洁如霜。邦人鼓舞,爱戴惟恐趣归忙。况是水曹宗派,仍得苏州句法,燕寝书凝香。且趁东风去,步武近明光。

水调歌头(次前黄州李使君见赠韵)

挺挺祖风烈,瑞岁滞偏州。元龙豪气。宜卧百尺最高楼。万丈文章光焰,一段襟怀洒落,风露玉壶秋。乱石惊涛处,也作等闲游。

适相逢,君去骑,我归舟。清都绛阙密迩,切莫小迟留。趁取亲庭强健,好向圣朝倾吐,事业肯悠悠。回首藩宣地,恩与大江流。

京镗字仲远,豫章人也。登绍兴二十七年进士第。龚茂良帅江西,见之曰:“子庙廓器也。”及茂良参大政,遂荐镗入朝。

孝宗诏侍从举良县令为台官,给事中王希吕曰:“京镗蚤登儒级,两试令,有声。陛下求执法官,镗其人也。”上引见镗,问政事得失。时上初统万机,锐志恢复,群臣进说,多迎合天子意,以为大功可旦暮致。镗独言“天下事未有骤如意者,宜舒徐以图之。”上善其言。镗于是极论今日民贫兵骄,士气颓靡,言甚切至。上说,擢为监察御史,累迁右司郎官。

金遣贺生辰使来,上居高宗丧,不欲引见,镗为傧佐,以旨拒之。使者请少留阙下,镗曰:“信使之来,以诞节也。诞节礼毕,欲留何名乎?”使行,上嘉其称职。转中书门下省检正诸房公事。

金人遣使来吊,镗为报谢使。金人故事,南使至汴京则赐宴。镗请免宴,郊劳使康元弼等不从,镗谓必不免宴,则请彻乐,遗之书曰:“镗闻邻丧者舂不相,里殡者不巷歌。今镗衔命而来,繄北朝之惠吊,是荷是谢。北朝勤其远而悯其劳,遣郊劳之使,蒇式宴之仪,德莫厚焉,外臣受赐,敢不重拜。若曰而必听乐,是于圣经为悖理,于臣节为悖义,岂惟贻本朝之羞,亦岂昭北朝之懿哉?”相持甚久。镗即馆,相礼者趣就席,镗曰:“若不彻乐,不敢即席。”金人迫之,镗弗为动,徐曰:“吾头可取,乐不可闻也。”乃帅其属出馆门,甲士露刃向镗,镗叱退之。金人知镗不可夺,驰白其主,主叹曰:“南朝直臣也。”特命免乐。自是恒去乐而后宴镗。孝宗闻之喜,谓辅臣曰:“士大夫平居孰不以节义自许,有能临危不变如镗者乎?”

使还,入见,上劳之曰:“卿能执礼为国家增气,朕将何以赏卿?”镗顿首曰:“北人畏陛下威德,非畏臣也。正使臣死于北庭,亦臣子之常分耳,敢言赏乎!”故事,使还当增秩。右相周必大言于上曰:“增秩常典尔,京镗奇节,今之毛遂也,惟陛下念之。”乃命镗权工部侍郎。

四川阙帅,以镗为安抚制置使兼知成都府。镗到官,首罢征敛,弛利以予民。泸州卒杀太守,镗擒而斩之,蜀以大治。召为刑部尚书。

宁宗即位,甚见尊礼,由政府累迁为左丞相。当是时,韩侂胄权势震天下,其亲幸者由禁从不一二岁至宰辅;而不附侂胄者,往往沉滞不偶。镗既得位,一变其素守,于国事谩无所可否,但奉行侂胄风旨而已。又荐引刘德秀排击善类,于是有伪学之禁。

后宦者王德谦除节度使,镗乃请裂其麻,上曰:“除德谦一人而止可乎?”镗曰:“此门不可启。节钺不已,必及三孤;三孤不已,必及三公。愿陛下以真宗不予刘承规为法,以大观、宣、政间童贯等冒节钺为戒。”上于是谪德谦而黜词臣吴宗旦,或曰,亦侂胄意也。

居无何,以年老请免相,薨,赠太保,谥文忠。后以监察御史倪千里言,改谥庄定。